“网约工”劳动权益保障面临“盲点” 平台常推卸责任-

  送餐员网约车司机遇事故自己扛用人平台控制成本多不缴社保

  “网约工”劳动权益保障面临哪些“盲点”

  调查动机

  “网约工”是一种新的就业形态。送餐员,网约车司机,网约厨师、保洁工、保健师等,都是通过互联网服务平台获得就业机会,被称为“网约工”。然而,这一人群一直处于劳动权益保障的灰色地带。

  近日,全国政协常务委员、民革中央副主席、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小玫建议,制订相应的劳动标准,就工作时间、劳动强度、劳动保护等进行规范,逐步解决“网约工”职业伤害、基本医疗和养老保障等相关问题。

  □ 本报记者 韩丹东

  随着“互联网+”的迅猛发展,送餐员、网约车司机、网约厨师等“网约工”数量越来越大。他们都是通过互联网服务平台获得就业机会。然而,就实际情况而言,他们往往缺乏劳动保障。

  “网约工”究竟存在哪些劳动权益保障问题?《法制日报》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。

  遇车祸自己埋单

  一碗炒蒜薹、一碗炒土豆丝、一碗胡萝卜拌木耳……这是80后送餐员李勇(化名)和新婚妻子的晚餐,而这一天??2018年1月15日,恰巧是李勇妻子的生日。

  病床上的李勇用手机拍下这几个菜,在朋友圈里写下“祝老婆生日快乐”。

  4天前,李勇在晚上送餐途中遭遇车祸,身上多处轻微骨折。尽管李勇是正常行驶,但由于他骑的摩托车没有上保险,仍需承担30%的责任。

  李勇送餐时骑的是一辆二手弯梁摩托车,这辆车是他花900元从朋友那里买来的。“买二手车就是因为便宜,送餐平台给了我一个送餐的箱子我就上路了,也没有查我的车有没有保险。我平时骑车很小心,没想到会出事故。”李勇在电话里对记者说。

  遭遇车祸后,李勇希望公司能够报销相关费用,但他认为这个希望可能很渺茫。

  之前,李勇的同事在骑行送外卖时也遇到过交通事故,“有些送餐员被撞后无法及时送餐,还要垫付顾客的投诉费,投诉费在200元至500元之间”。

  “送餐员是真不容易,挣的是辛苦钱。”李勇说,他所在的地区属于全国百强县,他每天大概能接40单,收入在150元至200元之间。这次遭遇交通事故,如果不能用保险来报销他承担的30%责任,等于他白干了十来天。

  如果公司还是不理赔呢?“那就不干了,辛辛苦苦工作,如果连保险都没有,太寒心了。”李勇的回答中透露着些许无奈,“直到现在,我的医药费也没能报销。”

  “我就职的外卖平台在每个区域有代理商,我所在的代理商公司每天会从送餐员的工资中扣一部分钱,这部分钱对外声称是给送餐员买保险的费用,但是我们从没见过自己的保单,也没有哪个送餐员发生交通事故后接到过保险的理赔。”在某外卖平台山东一家代理商公司工作的韩某对记者说。

  平台常推卸责任

  与送餐员一样,兼职网约车司机也经常面临在工作中遇到交通事故的问题。

  李强(化名)是山西一所高校的学生,他曾利用课余空闲时间兼职开网约车。他告诉记者,成为兼职网约车司机很简单,只要有车和两年以上驾驶证,通过App注册就行了,“没有签任何合同”。

  李强说,在兼职网约车司机的群里,他经常看到出交通事故的信息。不过,平台很少给出说法。“一出事情,平台就推卸责任,最后不了了之。如果网约车司机一直缠着这些事情,之后系统派发订单时就会有选择性”。

  李强现在已经不做兼职网约车司机了,“因为自己的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障,而且钱也不好挣”。

  在河南郑州兼职网约车司机的王力(化名)也曾遇到过交通事故。

  一次,王立拉客人时与一辆私家车剐蹭。事后,网约车平台不负责理赔,让王力找保险公司。可是,保险公司知道王力是在跑网约车时出事故后,以王力非法营运为由拒绝理赔。最后,王力只得自己花了1万多元把车修好。

  权利义务不对等

  依托互联网发展的“网约工”种类不断增多,这种新的就业形态在为很多人创造就业机会的同时,也暴露出一些问题。

  “这个行业流动性太大,主要是因为这不算正经工作,如果能签订正式合同的话,我想很多人是愿意干这个行业的。”某外卖平台山西晋中地区代理公司负责人付某对记者说。

  付某告诉记者,送餐员的入职门槛低,只要会用智能手机、有电动车和健康证就能上岗。求职者应聘成功马上就可以上班,入职后不想干了也可以马上离职,所以没有必要签订劳动合同。

  “送餐员主要是按配送单数赚钱,管理是由各分公司或代理点自己进行,所以每个地方的管理也会有所不同。”付某说,他的公司才成立不久,员工不多。

  付某告诉记者,不签订劳动合同只是一个方面,由于每个分公司单独管理,所以不少分公司都不给送餐员上保险。“在我自己的公司,我会为上班的送餐员买一份意外保险,这个保险可以按天购买,也可以包月购买。这份保险主要保障外卖员在送餐途中的人身安全。一般出了事故,公司会协助处理,走保险流程。目前还没有出过什么大事故,一般都是磕磕碰碰的小事故。”付某说。

  “其实,送餐员的工作很辛苦,加之没有劳动合同保障,所以很多人都是临时做。作为负责人,我真心希望通过好的劳动保障留人,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行业更好地发展下去。”付某说。

  “送餐员和平台之间存在着权利与义务的畸形关系。”某外卖平台山东一家代理商公司的韩某告诉记者,说畸形,是因为顾客投诉对送餐员来说是绝对成立的,不管这个投诉是否真实、有何客观原因。可是,当送餐员遇到问题时就另当别论了。

  韩某说,如果代理商公司想省钱,就不会给员工买保险,连意外险都不买,更别说社保了。

编辑: